<listing id="tvvtz"><cite id="tvvtz"></cite></listing>
<var id="tvvtz"><video id="tvvtz"></video></var>
<var id="tvvtz"></var>
<var id="tvvtz"><strike id="tvvtz"></strike></var>
<menuitem id="tvvtz"><strike id="tvvtz"><listing id="tvvtz"></listing></strike></menuitem>
<cite id="tvvtz"><span id="tvvtz"></span></cite>
<cite id="tvvtz"></cite>
<var id="tvvtz"></var>
<var id="tvvtz"></var>
<cite id="tvvtz"><video id="tvvtz"><thead id="tvvtz"></thead></video></cite>

P2P踩雷之后的那些事兒

最近唐小僧和聯幣金融的暴雷讓一眾群友損失慘重,從幾百元到三十萬的虧損都有。

雖然現在下結論為時尚早,但參考絕大多數P2P平臺暴雷的先例,本金損失大部分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因此,這里的重點并非是討論雷臺本身,而是陳述司機的親身經歷,告訴你踩雷之后的那些事兒。

剛暴雷時

《二十四自述(司機的踩雷日志)》對第一次踩雷時的心里狀態有更清晰地描述,一句話概括就是:因搞不清楚狀況,雖然知道自己本金加利息損失超過8萬,對下一階段的走向還心懷僥幸,只是很懵,但并不絕望。

當時的反應是盡可能獲得更多關于暴雷平臺的消息,這樣的渠道有3種:

  1. 專業的P2P資訊網站如“網貸天眼”、“網貸之家”、“網貸巴士”等;
  2. 微信公眾號的相關自媒體,如“互聯網金融電訊”、“獨角金融”、“深扒p2p”等;
  3. 在QQ中以平臺關鍵字搜索可以找到的雷友自發組織的民間維權群等;

這些渠道在初期階段對踩雷者來說具有正面意義,可以及時知道平臺的狀況,甚至有雷友自前方發回的視頻和照片。這時雷友之間還比較和諧,畢竟誰都想了解得更多一些。

俺自己在第一次踩雷時的反應比較平靜,因為當時正好獲得第一份工作而北上,彼時狀態就是一方面兢兢業業工作度過試用期,盡可能向老板表現,但一有時間就到處找臺子的訊息。

根據后來踩了更多雷的經驗,當能從網上看到連篇累牘的報道時,拿回錢的窗口期就已經過了。

一些嗅覺敏銳的雷友,會在了解到首批逾期和提不了現金的情況時,網上尚未出現大量負面消息前就立即動身前往平臺所在地,堵住相關人員要求返回投資款,這時平臺其實尚有一點資金,如員工的工資款等,為了平息躁動的人群和迅速脫身,平臺很大可能會選擇私了,現場簽署協議并要求這批人閉嘴,或者給帶頭要錢的人一些好處費,給后方尚在觀望的人發一些能穩住他們的消息。

平臺所在地的投資人會比外地人擁有先發優勢,在俺踩雷的臺子中,最能說明這種情況例子的就是“房金網”,剛開始能親身過去的人都兌付了,但后來者就沒有這樣的機會。

信息發酵

在過了初期信息匱乏階段后,網絡上到處都在發聲,知識學歷高的人在這種消息混亂中的并不會表現得比一位小學文化的人更理智,因為隔行如隔山,哪怕是“聰明人”在不清楚內幕的情況下也會被玩兒得團團轉。

比如,前陸金所首個B2C產品的設計者、會計學和法學的專業人士也全倉踩雷了牛板金。又比如在俺2017年1月雷的一個臺子“金喜網”中,踩雷者還有在陸家嘴某知名私募上班的專業投資人,前期這個平臺的法人先在平臺發布了字字鏗鏘的兌付聲明,其后也確實兌付了幾期,之后主張不報警、讓法人在外活動籌款的聲音就占據上風,這位專業投資人甚至包括俺,自己在當時也想的是——既然能回,那不妨多給他一些時間,這種善意的信任在P2P界不適用,人性本惡的假設才適合逾期平臺。

信息發酵的過程中投資人會逐漸分化,持有不同觀點的人在維權行動上會互扯后腿,比如有能力找催收的人就會讓催收對責任人施加暴力、辱罵、軟控制、監視、騷擾等,這樣的話正好又阻礙了那些支持責任人在外積極籌款的投資者。另外,對于小平臺來說,報警派的當務之急是湊足30人和100萬逾期金額去平臺所在地報警,讓警方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集資詐騙的名義立案,而觀望派、催收派并不會支持這一行動。

此時平臺方就見到了他們最樂于看到的情況——警方沒有介入,投資人也沒有擰成一股繩,吵嚷的過程中,平臺還有的資產有充足的時間轉移,而犯罪證據也可以不慌不忙地銷毀,等投資人再反應過來的時候,最多讓責任人進局子,錢卻已經回不來了。

自亂陣腳

P2P暴雷發生的背景不是在學校、公司,而是在跨階層、學歷、年齡段的社會大雜燴中,有的踩雷者是在校大學生,有的踩雷者是耄耋之年的退休老人,因此不論是什么維權群和論壇也好,都只有一個“亂”字來形容。

首先,P2P平臺踩雷的大多都是小有積蓄的社會人士,其中,精英階級對P2P罕有興趣,則維權者大多都是中低階層的群眾,如果你看過一些社會學著作,當俺提到“群眾”的時候,你可能就會聯想到《烏合之眾》,沒錯,在維權的社區、QQ群和微信群里,煽動性的言論都比成熟、冷靜、有見地的言論傳播得更快,更深得群眾人心,比如,有情緒激動的人一加群就破口大罵,就會引發一大批人附和,跟著罵,看到群眾那么整齊劃一,讓你差點以為物理世界中還有“詛咒”這一精神能量。辱罵是發泄的途徑沒錯,但對維權群來說,除了把大伙兒搞得激動意外,并沒有什么實際意義。

然而,正是因為P2P面向全社會,所以偶爾也能涌現一些專業人士,如在俺雷的平臺“大圣理財”中,就有法院的人也踩雷,其在群中提供專業的起訴指導,以及描述投資人可能面臨的情況,但結果是這位法律專業人士不斷被其他投資人質疑,兩方雞同鴨講。擁有共同利益的投資者往往先開始互懟。

而缺乏社會經驗的大學生比較吃虧的地方在于不懂得“為要回錢無所不用其極”,威脅、跟蹤以及適當的暴力都有助于把錢要回來,另外就是蘿卜大棒同時用,在不將真實情況擴散出去的情況下,以個人身份而不是投資人群體的身份私下談判,平臺更能松口。

各懷鬼胎的第三方

就像災難時有人會想發災難財一樣,當平臺逾期后也會有如狼似虎的第三方盯著,真假難辨。其中的一些套路如下:

  1. 在維權群中冒充投資大戶,組織維權,以眾籌路費、資料費和聘請催收、律師費的名義再騙投資人一筆錢,有的冒充者都不是第三方的人,而是平臺騙上加騙,經此一役,投資人之間的裂隙會更大,更難集結起來維權。
  2. 先以催收名義騙到投資人資料,然后偽造授權委托書,以投資人代表的名義去平臺場地圍堵工作人員,說只要平臺還款的話,可以幫平臺穩住投資人,如果平臺方輕信了這話,將僅存的資金打給代表,就中計了,這些錢并不會被返還給投資者,或假裝返還一點,然后說平臺給的就只有這么點兒。這種兩頭賺錢的第三方,在俺雷的臺子“金匯微金”就出現過,臭名昭著的“思云望月團隊”一開始是投資人的代表,其后行徑才被人揭露出來。
  3. P2P平臺的競爭十分激烈,如果其競爭對手看到對方有逾期的苗頭,但實際沒有逾期,陰一點的就會去投資人群里冒充消息靈通的內部人士,煽動投資人撤資、上門等,加速平臺衰敗。
  4. 本來是投資人的“老大”,被平臺或平臺的關聯方,如股東收買,這樣的情形就很微妙了,其他投資人以為他在積極行動,偶爾還拋出一些成果出來,實質是在拖延,將投資人的耐心消磨殆盡。

維權熱情冷卻

投資人以為自己是在和平臺比拼,錯了,任何債務,在長時間的催收過程中都會變成與自己心力的較量,沒有人擁有無窮盡的時間和精力,那么遲早都會迎來冷卻期。

在冷卻的過程中,維權的人大多數都會認命,將債權記為損失,退出維權者的行列,轉變為觀望的人,此時,如果當初沒有立案成功,那么將會陷入無人推進維權的困局,平臺方在沉寂一段時間后,又會重新改頭換面弄個新臺子繼續詐騙。這類專業的詐騙團伙有強烈的地域特征,比如河南鄭州和浙江寧海等,他們會跑到附近的北京、上海開公司,因此呈現出的情況就是北京、上海逾期平臺極多,實際絕大多數都是外地人控制的公司。

很多維權群一開始是維權的沒錯,久而久之就變成了地域黑、不同派系和噴子間的互懟,等懟人都沒有熱情以后,就變成了廣告群、擼毛群,偶爾會加來一個后知后覺的投資人,問一兩句,再陷入沉寂,等到過年、中秋等節日,不忿的投資人會出來罵兩句平臺,此外維權群將變得沒有任何意義,除暴雷一開始能提供訊息外,它的生命周期已經完結,再呆在這些群里看消息只會讓投資人更煩,浪費精力。

P2P踩雷之后的那些事兒

性本惡的假設與后續行動

真實世界的情況是,壞人是一小部分,好人是一小部分,不好不壞的人占大部分,但在沒有規則約束、法律制度不健全的情況下,不好不壞的人可能會因為占便宜和擼毛的心理一時興起轉變為壞人,所以才有句話叫“最壞的規則也好過沒有規則”。

既然知道我國的社會現實就是混亂、極權和殘缺,那么天真與Naive都應該及早轉變,用人性本惡的方式來思考,自然,在踩雷之后的行動中先要有一個假設“逾期的平臺都是壞平臺”來作為后續行動的基點,根據這個基點,怎么讓平臺不舒服就怎么來。

那么,報警就是想都不用想,必須去做的事情。對于外地投資人,P2P所在地的警方通常都會提供郵寄資料報案的方式,報案材料包括但不局限于P2P平臺賬號截圖、投資協議、加蓋公章的銀行流水、身份證和銀行卡復印件、案情經過的自述材料等。但警方的工作效率很慢,如果平臺和警方之間存在利益關系的話,讓警方介入幾年平臺都屁事兒沒有,比如鄭州的“車德利集資詐騙”案,2015年5月案發,但2017年8月車德利的責任人居然在北京化作“豆包金服”又詐騙了一次。如果鄭州警方有作為的話,那么第二次詐騙不可能發生。

P2P踩雷之后的那些事兒

好,再復習一次,“怎么讓平臺不舒服就怎么來”,等豆包金服作為二次詐騙案發后,經過原車德利受害人的警醒,維權者的手段就多樣了,先是人肉到背后的實際控制人高水成的家庭,了解到投資人的血汗錢被用來揮霍,一個女兒尚在國外奢侈消費,一個兒子在國內飛揚跋扈,那么能幫助辦案的做法是掌握其家人的蹤跡,既然他本人不好突破就找更容易突破的點。

P2P踩雷之后的那些事兒

不止豆包金服,有一些能成功回款的平臺,都是以投資人以其家人作為要挾的情況下,對方才軟化把錢吐出來,在混亂的情況中,道德無效、法律無效,原始的叢林法則會更有效一些。豆包金服的后續是,投資人再也不指望能拿回錢,他們想要責任人為此付出代價,高水成被人肉到蹤跡,被堵截之后腿被打斷,其后居然主動報警,尋求警方庇護。后來豆包金服針對投資人的清償活動變得前所未有的積極,但不要高興太早。

當然,威脅是門藝術,威脅過頭的話就變成人身傷害了,維權者可能比犯罪者更早進局子。

本性難移與清償陷阱

所謂積習難改,詐騙犯被捉之后他是詐騙犯,等他受壓迫了轉變態度就不是詐騙犯了嗎?

大學生包括俺自己其實一開始不是地域黑的一份子,但經歷的事情多了以后,就會明白中國的一些社會現象不是一時半會兒形成,而是有大量的事實依據。

這里再次以前文提到的豆包金服為例,作為一家鄭州詐騙犯在北京開的公司,在債權清償時又找了一家鄭州公司“河南青桔資管”,由于給不出錢,只能以實物的方式清償,物品清單包括:

  1. 淮源老窖“精品”白酒
  2. 天然XX手鐲/老福爺手鏈/手表
  3. Sonzi松芝/Paumsrino國松
  4. 偏僻地段的房產
  5. ……
    這些東西的共性是,不知名品牌、價格不透明、定價高昂,先說白酒,淮源老窖是雜牌,不入流到淘寶上都查不到價格;老福爺、松芝、國松都是山寨廠商;房產水更深,先標一個很高的價格吹噓一番,比如設定條件為每5000元的投資款可以置換9000元的房產,投資人還需要補4000元的差價,而實際情況是,那一處的房產就只值4000,清償是在玩兒空手套白狼,投資人信了或自暴自棄的話,很容易就被套路。
P2P踩雷之后的那些事兒

債務處置

俺自己玩兒P2P的時候其實用信用卡給自己加了兩倍杠桿,用十幾萬的資金撬動三十萬,總計四十多萬來玩兒,當同齡人在畢業第一年還在為幾千工資為奮斗的時候,俺的月收入就超過兩萬了,但好景不長,哪怕俺已經從概率上做了風險分散,把資金分布在十幾個平臺里,依然沒有考慮到“系統性風險”,即整個行業的崩盤,在同齡人資產緩慢可觀時,俺又變得慘不忍睹了。

在2017年初光伏產業和下半年新能源汽車產業GG后,連帶上游提供資金的平臺也跟著倒塌,于是,所有和這兩個產業有關的平臺都陷入困境中。在2017年9月,每天俺只要一睜眼,賬面就會虧5000塊,這種情況持續了5、6個星期。

俺曾在姿勢中寫道,辦信用卡不是要用的時候才申請,而是以備不時之需先就搞下來,用刷卡機慢慢養著,把總授信額度提上去。因此,雖然虧損的錢已經等同于本人兩年多的工資,但通過循環套現的方式全部轉入信用卡之中后,俺的生活還是照常進行,只不過每個月都必須把錢從A\B\C\D\E\F\G…行的信用卡中過一遍,這樣,即便是接近30萬的債務,每年只需要付出不到5%的手續費即可維持,再算入信用卡積分、權益帶來的回報,在信用卡額度超過債務的情況下,每年花一萬多塊就能將債務無限期推遲下去。

當然,實際情況沒有俺說的這么輕巧,生活質量嚴重下降是必然的事情,作為北漂,俺每個月房租+通勤+吃喝+通信費的總開銷不超過3000元,從而大部分工資都可以攢下來用以清償卡債,日子會越過越輕松。

雖然本節講的是債務處置,到貌似沒有維權什么事兒?沒錯,在話費幾周時間將材料全部交給警方后,俺就全身心的投入掙錢事業中。

很多維權的人腦子并不清醒。立案走刑事流程帶來一個好處是,無論投資上百萬的大戶還是幾千塊的小戶都被一視同仁,就算平臺還款也是按比例或按標的回款,不存在大戶比小戶優先清償的情況??紤]到平臺幾萬十幾萬的用戶數,多你一個人參與維權其實對案情沒啥影響,但對于維權的人本身卻意味著學習和事業中斷,收入由正轉負。

這還不直觀的話,舉一個現實的例子,俺雷的平臺金匯微金位于天津,和北京距離非常近,虧損資金兩萬多塊,假設俺請兩周假去維權,則工資收入會被扣掉5000元左右,而在天津呆10+天,食宿交通也不低于3000,為了那1%不到把錢要回來的可能,白白付出小一萬的成本,如果你會算賬的話,還會去維權嗎?

在聯璧暴雷后,有社會跑來讓俺組織聯璧維權群,這要求提了幾次俺都沒答應。后來俺一問,結果社友只雷了2000塊就心急如焚。俺聽他這么一說的下意識反應是想笑,真的,如果只雷這么點兒,不該是慶幸么?畢竟還有雷40萬的社友在,即便是身居3、4線城市,把2000元掙回來也不過是半個月的事情,何必去瞎折騰呢?在掙錢時會感覺很充實,在維權時全是茫然與焦慮,維權除了剛性成本,還有自己的隱形精神損失費在。

因此,比債務危機更重要的是腦子,分清楚事情的輕重緩急,在行動之前先把賬算一算。還是那句話:不要過于樂觀,也別低估人在逆境中的抗壓能力,實在扛不住,盡早向有能力扛起債務的人說明情況,不要等到債務進一步惡化的時候才攤牌。

中國特色

小聰明帶來的大隱患,比如很多實施詐騙的人是看到先行者搞到了大錢,又逃脫了法律的懲罰,貧富過于懸殊的情況下也眼紅相當那個暴富的人,進而效仿,能成就會所嫩模,不能成以中國經濟犯罪的刑罰力度,打點好具有影響力的人,那過幾年又能出來蹦跶了。而真正聰明的人,比如國內那幾所名牌大學、受過完整教育者,也會在走上社會以后,面對金錢利誘,鋌而走險,最終被他的校友給送進去。

中國社會的寬容是經濟發展的生命力所在,客觀上也縱容了詐騙者,監管方負有較大責任,但又不可能讓監管方賠錢,那就得退而求其次,把關聯方(渠道商、股東和利益相關者)也納入維權目標中?,F實的例子是返利網,其推雷過數個平臺,在被爆出與詐騙平臺的協議后,投資者發現返利網是中間那個悶聲發大財的人,從他們的投資額中抽取了巨額利潤,一開始返利網將責任推得一干二凈,其后在輿論壓力下,不得不把賺到的錢又吐出來,通過返利網投資的客戶獲得了10%+的賠償,雖然比例很低,但總比一分錢都沒有好。

第三是“群體無責但個人有責”,比如,當立案后發現警方不作為,投訴XX公安局是無效的,但投訴XX民警卻能敦促辦案。

最后,中國的一些社會現實會讓不平靜的投資人非常絕望,他如果走正常途徑維權,那么會被多方給當皮球一樣踢來踢去;而那些本該幫他辦案的民警反而會在他進京上訪的途中找個理由將其帶走,原因是上面的人希望他冷靜維權,OK,如果冷靜維權又回到之前無限期被推諉的境遇中,過激維權卻又極有可能比犯罪者更早進局子,無解。

大病初愈

在踩雷N多臺子又意識到現狀之后,俺想,就當自己在這個復雜的社會里得了場大病,又花了很多錢治療,最后痊愈了,錢嘛,還能再掙。

《P2P踩雷之后的那些事兒》由“Youling”原創,非授權禁止轉載!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評論列表(1條)

斗罗大陆在线高清免费观看